您現在的位置是:首頁 > 園區簡介 > 歷史文化
探訪濟南銅壁山中的子房洞
發布時間:2010-6-22   瀏覽次數:4216次
      漢初三杰之一的張良,字子房。他一生反秦扶漢,在歷史上留下了赫赫聲名。北宋政治家王安石有詩贊曰:漢業存亡俯仰中,留侯于此每從容。

    在濟南歷城仲宮鎮的銅壁山中,有一子房洞,傳說張良晚年曾在此修煉并得道升天。由于張良晚年的活動蹤跡一直鮮為人知,這一傳說有無根據,真假如何?為一探究竟,記者和“老濟南”黃凱文、劉元聚兩先生決定去弄個明白。

     千年黃連樹根連雙虎泉

    從濟南市區乘88路公交車,可到達仲宮鎮。再租一車,可到了東溝村。從此村進入,前行 800多米,即來到銅壁山腳下。

    銅壁山為泰山余脈,海拔大約400米,綠樹成陰,蒼翠蔥綠。歷史資料顯示,銅壁山,又稱扶山。乾隆《歷城縣志》記載:“扶山,一名南扶山,有洞三:曰子房,曰潮音,曰華陽。子房洞深數里許,下有地河,好奇者每探之聞水聲潺潺,則不敢渡矣。”

    據東溝村一位80歲老人說,此山原名九曲山。相傳康熙祭拜泰山之后,途經這座山。登高眺望,覺得此山宛如九曲盤龍,所以親自題名“九曲山”。康熙的這個題名后來流落民間,不知所終。“文革”之后,這座山被命名為銅壁山。

    從山腳下啟程,有一棵合抱粗的黃連樹,枝繁葉茂。這棵黃連樹為濟南名木,據說已有逾千年歷史。此樹特異之處在于,樹身上長出了九個樹棱,有人認為這代表著興旺發達的意思。

    在這棵黃連樹的兩旁,各有一個自然泉眼,名為雙白虎泉,也名雙虎泉,皆庇蔭于黃連古樹下。村里的老人說,這兩口泉常年保持同一個水位,即使再干旱也不會干涸。老人們說,黃連樹的樹根和泉眼相連,所以才能生長得如此茂盛。

     更為精彩的傳說是,當年張良和老師黃石公在此黃連樹下下棋。有一名為尹宗的人駐足觀棋,等棋畢回家,已是幾百年后的事情,家中人已不認識他。后來,尹宗與張良成為道友,一起修煉,一起成仙。如果傳說還有虛構成分的話,那么可茲佐證的是,在東溝村不遠處即有一個村子,名為尹家店,相傳尹宗即為該村中人。

     子房洞內清涼如水部分路段需“蹲行”

    從黃連樹旁拾級而上,穿過子房廟和孝慈堂,便可沿著山上已鋪好的石板臺階路攀到山腰處的子房洞——傳說這是張良隱居修煉的地方。村里的老人講,如果把銅壁山比作一條龍,那么子房洞正好位于龍頭處。

    初見子房洞并不顯眼。它坐北朝南,為一圓形的洞室,洞口為一拱形石門,約一人高。拱門上有一嵌額碑,刻有“漢留侯子房隱仙洞”8個大字。嵌額碑右側寫著“光緒三十二年歲次丙午己日重修”,左側則為“ 蒙古松年敬書 道人丁定茲敬立”。松年(1837年-1906年),清代蒙古人,曾在山東昌邑等地任知縣。罷官后寓居濟南,以書畫自娛。

    跨步而入,別有一番洞天。外邊驕陽似火,邁入洞口卻有冰涼的感覺。洞內冬暖夏涼。一些老的村民們小時候常在此捉迷藏,現在這里依然是孩子們寒暑假期的“游樂園”。

    迎門而立有一座小型石廟,上書“漢留侯祠”四個字。以前祠內有木龕,內置石像三尊,中為黃石公,左為張良,右為尹宗。現在祠里只有張良的彩色坐像,為近期作品。

    從祠堂前行,忽然間沒了光線,伸手不見五指。愈往前行,愈覺清涼。打開手電筒,洞壁較黑,顯然為煙火熏烤所致。洞壁上有大大小小的石洞,形狀各異,據說這是張良和道友的臥室,被稱為仙人洞。前行二三十米,有臺階數級,沿階而下,洞徑變小,手摸洞壁,更覺冰涼。再前行數十米,已不能直行,只容一人“蹲行”——似蹲非蹲,似爬非爬。借著微弱的燈光,慢慢前行,一股陰冷恐懼的感覺開始彌漫在心頭。

    “蹲行”五分鐘左右,到達石洞的盡頭。盡頭的地上和洞壁上已有水珠滲出,滴在身上似冰非冰。最神奇的是,用手敲一敲洞內的怪石,均能發出鏗鏘的聲音。

    百余米的洞內絕少動物,只有人所遺留的樹枝等物。轉身再“蹲行”,沿原路返回,走到漢留侯祠時,又見到了太陽光線,感覺溫度也在升高,比洞內“溫暖”了不少。但一跨出拱門,卻又感燥熱,這真是冷暖兩重天呀。

    據說洞內原先還有石鑼、石鼓、石蛤蟆,后來被打碎,現已不見其蹤跡。

    碑文為真假之爭添變數

    出洞后,洞口東邊的山壁上有一內嵌的石碑,正中是“子房東隱仙洞”,右側為“隆慶歲在辛未孟春吉日”,左側曰“重修道人謝□清立”(“□”為已難辨清的字跡)。

    和洞口嵌額碑相比較可知,此洞應早在明朝之前已被發現,明清兩朝皆重修過,并且清朝時重修不止一次。

    可茲佐證的是,從洞口往西走,又有一內嵌碑,因年代久遠,字跡大多已模糊,但仍可辨認出“大清乾隆一年歲次丁己夏六月望日吉日立石”,碑刻的大概內容為這座山的位置、形狀以及重修子房洞的情形。

    再往西走,則有三座半石碑屹立。最右側的半截石碑已不知被誰人打碎。三座完整的石碑從東到西依次為:“廣聚仙真——重建子房洞碑記”,時間為康熙三十九年歲次庚辰十月季秋;“創建樓閣帝像記”,時間為大明崇禎九年三月十九日;“萬古流芳——重修子房五帝碑閣記”。其中明崇禎九年《子房洞創建樓閣帝像記》是子房洞現存最早碑刻,描述了子房洞周圍景色及創建子房五帝閣的經過。

   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“創建樓閣帝像記”首句曰:“省南六十里許,首縣歷壤內有鄉曰仙臺,有山銅壁山,亙古山崖有一子房洞,洞雖名子房,其實□□公先托跡焉。”如果此話為真,那么便為子房洞的真假之爭陡增了變數。但在其他碑文中,記者均未發現類似的記載。這句碑文同時也留下了另一謎局,即“□□公”到底為誰?同時也為考證豎起了一堵高墻。

    因為張良晚年的活動蹤跡一直鮮為人知,從其去世之后,全國便冒出了不少托名為張良墓的地方。即使到了現在,號稱張良洞或子房洞的遺跡就有湖南耒陽、河南許昌等。考慮到上述碑文的記載和當地的傳說,更讓子房洞的真假變得撲朔迷離。

    再往西走,有一塊不起眼的石碑,上邊有三個黑體字“神龜碑”。石碑的左側有一自然形成的洞穴,遠望之,確如一只伸頭的烏龜。山里的一位村民告訴記者,傳說張良在洞內修煉成仙后,神龜從洞內出來。張良就駕乘此神龜從東南轉向西南,自應天門升天。

    游玩歸來坐而談佛論道

    從子房洞下山,遇見山中的一位求道居士五十有余,學于五臺山,師從凈空法師。

    說起張良,這位居士說,據他了解,這是張良第三次隱居之地,也是他修煉成仙升天之地。他說,當年張良在洞內修煉,并和其師坐于黃連樹下下棋。后來,張良修煉成仙,乘神龜升天。  

    下山后,據當地村民說,這銅壁山上還有張良墓。據說在子房廟以東隔山約1.5公里處,有石砌的長方形古墓三座。三座古墓中,左為張良墓,右為尹宗墓,中為黃石公墓。但這墓里是否真的葬著張良還有待考證。

山東中華家譜學學會 大自然瑜伽網 天下父母網 大方廣網 齊魯大講壇
中國文化產業網 德耀齊魯網 瑜伽村   
濟南子房洞文化旅游生態園
您是本站的第   位訪問者
亚洲人日本人jlzzy,一个色综合亚洲色综合,黄网站色视频免费,夜恋秀场安卓支持国产,